快三-欢迎您

抗战纪实之三

日军迫南海县失业工人加入伪警队

 

南海之佛山及石湾地,自被日军盘据【踞】后,所有各地工业,备受摧残,因此失业难民遍野,情形甚惨。记者昨据由佛山及石湾逃出难民谈内地情形甚详。据云,佛山原为粤省工业之区,附近之莲花46乡,尤为佛山工业荟萃所在,唯现时各商厂所出品物,因交通梗阻,土匪纵横,加以日军种种骚扰,无法运输出售。自本月起,倒闭极众,一时工人失业者不可胜计。且各地粮食缺乏,间有发生抢米风潮。现佛山市面日军以难民聚集市区,深恐我游击便衣队混入活动,乃不惜以残忍手段,将所有难民,驱逐出境,稍有抗拒,即行枪杀。本月十三日,佛山日军又大肆驱逐我难民,因当时天下大雨,难民并无雨具,行走艰难,又有10余人惨毙于日军抢下,情状甚惨。又附禅之石湾缸瓦行,赖以为生者达万余人。自被日军入驻后,饱受损失。各行商为生活所迫,间有设法复业者。然卒不堪日伪之勒索,所谓“保护费”及“治安捐”,名目繁多。且乡民多已逃亡,销货锐减,而运输上又时遭土匪抢劫,因此无法营业。各瓦窑亦以货无去路,均已相继停工,工人失业者无算。现石湾伪维持会被日军迫令将所有实业工人编入伪自警队,美其名为“收容失业工人”及“增强治安实力”。以是乡民逃亡者愈众云。(《工商日报》民国二十八年七月二十三日;转自《佛山市抗战时期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》上册))

 

 

沦陷区里的一般情况

 

    《关于沦陷区》刊登在《南海同乡会会刊》民国29年(1940)10月10日出版。作者署名“焚吾”。该文通过对沦陷区情况的分析,提出一些可操作性强的抵抗措施。小编节选了其中对沦陷区情况的记录。(以下原文摘抄自国家图书馆数字资源,由于部分文字模糊,以括号代之。)

【原文】笔者是本邑人,广州沦陷时,走避别处,但两月后,却溜回佛山,蒙着耻辱,在那里做了三个月的顺民。在这期间,笔者也溜过别的沦陷区如广州、九江地方去。凭闭合个人潜观默察所得,沦陷区一般情况,概括起来是:

    1.敌对我沦陷区同胞,已逐渐转用怀柔政策,但防范的却也万分周密。沦陷市镇如广州、佛山之出入隘口,均有重重岗位,严密盘查过往路人。据我私人观察,非认真有训练有之队伍,不易混入沦陷市区,给敌人以打击。

2.伪中中下级职员,多非真心附逆,而只为谋饭吃,且一壁做一壁慄慄危惧。

3.敌于沦陷区中,积极掠夺我资源。皮革、五金、棉纱蚕丝,食盐,均已实行专买专卖。公共事业,如航运、车运,均由敌经营。据说华南权益,系由福大公司包揽。

4.沦陷区中,富有者绝少回归。中产阶级营小商业者,多贩卖日货,或营()存业。因物资缺乏与日货输入逐渐减少,物价逐步高涨,故颇有获利者。劳苦群众,为敌服役,亦有能糊口者,惟以佛山计,百分之六十的居民,都()形菜色,状极堪怜。且常有弃婴,随路抛弃。

5.沦陷区中同胞,多目光浅陋,以其目前一身利害为观点,以评价敌人。故直接或间接为敌利用,其目前尚足维持生活,甚或因而发其国难财者,多不苛责敌人。甚或歌颂敌人恩德。惟百分八十以上之同胞,曾身受敌人凌辱,或曾目击敌人种种暴行者,皆咬牙切齿,惟敢怒不敢言耳。

6.沦陷区内,烟赌业曾一度热闹不过,惟尔后因民穷财盗,且敌军深恐不稳份子混迹其间,常施搜查,故渐衰落。

7.敌人捕获认为有间谍或游击队员嫌疑之犯人,每只凭审讯,不多侦查,便将其秘密处决,处决后随即掩埋。外间绝少知者。夜间常有无辜被射杀之人,大约因误入敌军防线,或不听喝止,致罹惨死。

 
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人人网腾讯微博网易微博0